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
信義區公所

信義故事

  • 通過A等級無障礙網頁檢測[開啟新連結]
  • 我的E政府 [另開新視窗][開啟新連結]
  • 手機掃描QR Code,可取得此頁連結。
興雅莊繁華再現

舊時的興雅庄涵括的地區,約為臺北機場、松山菸廠、國父紀念館和現在信義計畫區的範圍。

清代時,興雅庄土地肥沃,舉目望去盡為阡陌良田。曾為望族後裔的林水勝形容道:「古早以前,林家祖先在興雅庄擁有一大片田地,那時從八德路鐵道走到四獸山山區,都不必經過別人家。當時林家非常富裕,光祖厝就有1千2百坪,種植三圈竹林緊密圍起來,從外面根本看不見裡面的房子,有人以『連鳥都飛不過』來描述其密不透風的景象。」

由於林家財富過人,故常遭匪徒覬覦,林水勝記得他母親告訴他有關搶匪的軼事:1百年以前,土匪經常潛入林家,綁走林家人後立即要求贖金,為讓林家儘快交出贖金,匪徒用草繩紮起來的頭箍套在肉票頭上,以木槌狠敲草箍,使肉票頭部受傷流血,逼得林家不得不拿巨款來贖。

以前的土地沒有登記制度,光憑草繩圍起來開墾後,即算是地主。日據時開始執行登記,許多人望族擔心日人「使詐」,都不敢前往登記,林家龐大產業便慢慢消失。林水勝苦笑的說:「現在興雅林家只有1千多坪土地,分給12房,每房分到的已不到百坪了!

土地富饒外,傳說興雅庄的風光特別好,此一說法是有典故的。郭倉榖解說道:1百多年前,在聯合報後面一片農田形狀的土堆,厝內供奉祖先牌位的大廳來喝水」的景象,紛紛自各地慕名前來觀看。

好奇民眾,爭賭這幕奇觀,不僅破壞郭家正常生活息,連其田梗路都被踩平了。郭家一氣之下,用鋤頭將貌似龍鳳的土堆鏟掉,但一連鏟了3次,土堆才不再冒,出但郭家自此以後也開始衰敗。有人認為這是困郭家破了佳脈所致。

日人於民國22年在今臺北機場建松山鐵道機廠,從事火車修護與裝設。據說,民國31年太平洋戰爭期間,歐美盟軍俘虜約1千2百多人,曾被日人派至該廠做工,日人還在中崙八德路與光復北路口蓋臨時工寮,供這批俘虜棲身。民國29年,日人在鐵道機廠旁建占地約19公頃的松山於廠。光復後,該廠改名為省菸酒公賣局松山菸廠,後於35年改制為菸酒公賣局松山菸廠,目前該廠是公賣局4大菸廠〈屏東內埔、臺北、豐原、松山〉中最大的廠。松山菸廠早期產品品牌為香蕉、新樂園、雙喜等,現在則生產長壽、福祿、總統、寶島、金龍等品牌。因機器自動化,工人人數已由1千3百人減為6百人。

現今刑事警察局,大韓大使館舊館、財稅人員訓練所都為松山菸廠所有,因幅員寬廣且與國父紀念館毗鄰,政府正研擬將該廠遷至他處,而在原地規劃一中山學園。目前此規劃案,將集合總統府國史館、文建會、新聞局廣電處、出版處等文教單位,並形成大型開放空間,使信義區也成臺北市的一個文化中心。屆時,信義區再也聞不到於草味了。建松山菸廠同年,日人徵購信義路、忠孝東路、基隆路圍起來的農田,興建為日軍陸軍倉庫,當時臺灣人畏於日人強權紛紛放棄古厝遷移,其中唯有一蔡姓人家因土地為祭祀公業所有,無法辦理過戶,幸運的在光復後收回,更困此而賺進幾十億。

陸軍倉庫(註一)完工,日人為運輸方便,將基隆路由今八德路至信義路間道路,拓寬為40公尺寬的五線幹道,沿路種植不少花卉,非常壯觀。但太平洋戰爭爆發,就改成飛機跑道了。

盟軍轟炸松山機場,「五線道(註二)」的基隆路也被炸毀,日人緊急在基隆路一段與寶清街間,又開了一條新跑道取代。松山機場所有的飛機,全部疏散至信義路5段150巷。光復後,陸軍倉庫劃歸四十四兵工廠和汽車五級保養場,為運輸方便,民國36年,政府還自廠內興建鐵路,沿著今市議會門口、國公紀念館、光復南路、延吉市場銜接縱貫鐵路,這條運輸鐵道於兵工廠遷移後拆除。

四十四兵工廠是從青島撤遷過來的,所以廠內幾乎是山東人,那時軍眷被安排在今忠駝國宅一帶的木造房屋的眷村,69年聯勤總部與國宅處合作改建,興建為今5棟6至12層樓式的國宅,但在改建國宅的同年,市政府以8億元貼補,將兵工廠和保養場遷至大溪,開始闢建副都市中心。

民國38、9年間,在試射信號彈時,不料落入三張犁山邊農村茅草房屋,燒掉好幾間民房,民眾憤怒地群集國防部請願,國防部擔心再發生類似不幸事件,因而強行規定四十四兵工廠圍牆外5百公尺內禁建,也意外的保住信義計畫土地的完整。

今興雅庄,已因臺北市政府市政中心、市議會、世貿中心、國際會議中心、凱悅飯店等大型建築先後興建完成,又與緊鄰的國父紀念館相連成一塊,儼然已成為臺北市政治、經濟、文化的重心,當然,因身價爆漲,該地段售屋每坪平均漲至3、40萬元以上。松壽路與松廉路間的停車場位置,將來可能興建一金融中心,到時信義計畫區也將成為金融貿易的重要據點。

(註一)日軍陸軍倉庫(四十四兵工廠、汽車五級保養場、鐵道):
民國29年,與建松山菸廠同年,日人徵購信義路、忠孝東路、基隆路圍起來的農田,興建為日軍陸軍倉庫。光復後,陸軍倉庫劃歸四十四兵工廠和汽車五級保養場,為運輸方便,民國36年,政府還自廠內興建鐵路,沿著今市議會門口、國公紀念館、光復南路、延吉市場銜接縱貫鐵路,這條運輸鐵道於兵工廠遷移後拆除。

(註二)五線道:
陸軍倉庫完工,日人為運輸方便,將基隆路由今八德路至信義路間道路,拓寬為40公尺寬的五線幹道,沿路種植不少花卉,非常壯觀。但太平洋戰爭爆發,就改成飛機跑道了。盟軍轟炸松山機場,「五線道」的基隆路也被炸毀,日人緊急在基隆路一段與寶清街間,又開了一條新跑道取代。松山機場所有的飛機,全部疏散至信義路5段150巷。